arrow-right cart chevron-down chevron-left chevron-right chevron-up close menu minus play plus search share user email pinterest facebook instagram snapchat tumblr twitter vimeo youtube subscribe dogecoin dwolla forbrugsforeningen litecoin amazon_payments american_express bitcoin cirrus discover fancy interac jcb master paypal stripe visa diners_club dankort maestro trash

文化

從《愛.滿人間》看6大翻拍電影賣點

從《愛.滿人間》看6大翻拍電影賣點


從古至今,每年的電影業都少不了翻拍電影。有的是毫無更動以向經典致敬,有的是跨國買版權翻拍,有的則是從原著裡延伸故事發展。 無論翻拍的動機為何,觀賞翻拍電影其實可以學到很多新鮮事。就像近期翻拍自上世紀60年代《歡樂滿人間》(Mary Poppins)的《愛.滿人間》(Mary Poppins Returns),透過兩者的對比,正好就能感受到以下樂趣。 via GIPHY via GIPHY 1. 偵探上身 看翻拍電影的最大樂趣,當然是將自己Cosplay上身扮成偵探。 看《愛.滿人間》時,很明顯就可知道從天而降的設計是向原著致敬。主角的一些對話字眼,也對應著舊版電影裡曾出現過的訊息。只要你是經典電影迷,在看新版時絕對會猶如偵探般,不斷尋找著隱藏在電影裡的各種線索。 有這些資深影迷在,對導演來說也是種創作上的動腦遊戲。他們負責埋梗,影迷則尋找線索。貓與老鼠的抓迷藏遊戲,其實有時候比整體電影的成績更令人回味。 via GIPHY 2. 特效升級  只要是看過《歡樂滿人間》的影迷,就會知道這次翻拍會是功德無量的事。 並非是以前的版本翻拍不好,只是隨著科技不斷進步,觀影體驗的“Wow”程度不斷提升。就如同《愛.滿人間》裡,不僅能讓裡頭奇異的機遇有了更生動具體的呈現,在2D與3D動畫巧妙穿插的段落,更凸顯了現代技術的“鬼斧神工”,也讓新舊影迷可以比較科技進步後不同層次的體驗感受。...

編輯 / KEFWHAT?! Team
2 日前
2018年上映的音樂電影,你看了多少部?

文化

2018年上映的音樂電影,你看了多少部?


去年,以音樂為題材的電影取得相當出色的成績,許多人或許還沈浸在【Shallow】一曲的無限循環中。這股『音樂』熱度還將繼續延燒,2019年排期上映的音樂電影就包括娜塔莉•波特曼(Natalie Portman)的《光之聲(Vox Lux)》、描述已故傳奇鄉村歌手布萊茲佛利(Blaze Foley)的《留住醉後一首歌(Blaze)》、艾爾頓•強(Elton John)的傳記電影《火箭人(Rocketman)》等等。在迎接新一波的音樂浪潮前,讓我們一起回顧那些在2018年留下了美麗音符的電影吧! A Star is Born 一個巨星的誕生 每個年代都有其代表性的巨星誕生。早在1937年就有第一部《A Star Is Born(一個巨星的誕生)》,2018年由布萊德利庫柏(Bradley Cooper)和女神卡卡主演的這一部已是第四次重拍。卡卡飾演在酒吧表演的艾利(Ally),邂逅男歌手並獲得賞識,被邀在演唱會與他一起演唱,後來成為巨星。庫柏飾演著名鄉村音樂歌手傑克森(Jackson Maine),一次巧遇艾利並發掘她的唱作天賦,一同創作墮入愛河迎來他人生高峰,可惜盛名背後戒不掉酗酒嗑藥,最後自盡與世永別。 領銜主演的庫柏首次執導這部電影即取得亮眼成績,讓人刮目相看。卡卡演技已在電視劇《美國恐怖故事:酒店(American Horror Story)》獲得肯定,這次首登大銀幕當女主,演技不遑多讓。電影中原創歌曲主要分成兩種曲風,一是偏向鄉村音樂和藍調搖滾,另一集中於流行曲風,以區別電影角色中的鄉村音樂歌手和崛起的流行歌曲天後。鄉村音樂抒情曲【Shallow】作為主題曲,卡卡感情濃厚的飆音,聽得全身發毛感動。另一首迷幻Synth-Pop【Heal Me】也是表現得遊刃有余。這些原創歌曲即使脫離電影單獨聆聽也是首首動人,是電影不可或缺的靈魂。...

編輯 / KEFWHAT?! Team
1 月前
情歌,快樂還是不快樂 ?

文化

情歌,快樂還是不快樂 ?


快樂和悲傷是怎樣一種關系?它們完全二元對立嗎?還是彼此會對調位置?正如愛因斯坦提出的“質能轉換公式”,兩者會等價切換、互相轉變,絕不會在一種狀態裏待太久。 快樂,它是一種流動的狀態,既不具象、也不長久。它往往稍縱即逝,要一直凝止不動很難。就像開完一場趴、盡興狂歡後,坐跳樓機一樣的心情忽地從高處跌落谷底,只會更加落寞哀傷,形成一種高反差的交替。  至於悲傷,它則是一種半自溺的心理活動,不但由外來因素導致,同時也受內在意識作祟。說穿了,它有一點矯情成分。由客觀環境造成的創傷,加上潛意識的自憐情緒,就是悲傷最真實的構成。總之,不論快樂或悲傷,都是一種不固定的變量就是了。  情歌有完全講述快樂的,也有完全渲染悲傷的,還有一種是落在兩者之間的灰色地帶,它被歸為模棱兩可的“第三類”,不是那麽快可以分辨出來。  就拿梁靜茹的“情傷K歌”【分手快樂】來舉例好了。本該淒淒慘慘戚戚的分手故事,卻被填詞人美化成一件值得慶祝的喜事----“分手快樂/祝你快樂/你可以找到更好的” 、“揮別錯的/才能和對的相逢” 、“看透徹了/心會是晴朗的”......配上溫馨的編曲、明亮的大調,你一開始還以為是什麽喜慶的生日歌,看來也快要被說服“分手”原來真的值得舉杯稱賀呢----原來從“悲傷”過渡至“快樂”,只須一個輕快的轉彎。  張惠妹的心碎情歌【我要快樂】就完全是一句反語,即便歌名出現“快樂”二字,但主人卻只能“要”而非“有”,完全處於一種可望不可得的被動位置。“有些人不抱了才溫暖/離開了才不恨/我早應該割舍”,阿妹明明清楚唯有放手才能真正獲得快樂,卻還是在執念裏鬼打墻。仔細想想,“看清”並不代表“看透”----如果始終不轉念,“快樂”依然咫尺天涯。阿妹郁悶幽冷地唱出:“心不是熱的/全都是假的/只有眼淚是真的”......悲壯弦樂輕輕地烘托,像在溫柔地撫慰主人默默滴血的傷口。最後阿妹得到快樂了嗎?相信答案已經呼之欲出。  楊千嬅《原來過得很快樂》一開頭就說“原來在快樂中就不必明白快樂”,充分表達出“快樂”其實來得不自覺,所以不必刻意去審視或檢驗。你懵懵懂懂身在其中,直到某一天才驚覺這份靜好的快樂原來就一直在你周圍打轉,唯獨你只道是尋常。楊千嬅希望透過這首歌曲提醒所有人,無論處於任何環境,其實一定有快樂,只是當事人忘了去察覺,所以鼓勵大家要樂觀面對生命。  這首歌是早期她的代表作【再見二丁目】某段名句“原來過得很快樂/只我一人未發覺”的延續篇,卻巧妙地將概念逆轉過來。【再見二丁目】作詞人林夕重踏與舊情人當初同遊的故地—--東京二丁目,免不了會觸景傷情,全程一直沈浸在緬懷的哀傷裏。就算盡情吃喝玩樂,如果放不下心中牽掛,便也永遠無法春衫飄舉。暢遊異國、恣意奔走,在旁人看來應該很快樂,但你一旦不轉念,即便周遊列國也感受不到真正的快樂。應當“快樂”而“不快樂”,才是“悲傷”的最高境界。歌曲的蕭瑟小調,搭上歌手的低迷淺唱,讓聽眾也冷不防墜入她悶悶不樂的情緒裏。  字面上出現“快樂”的情歌,其實不一定快樂,輕愁、抑郁、憂慮……常常夾雜其中,顯得矛盾復雜許多;但這類情歌也不盡然悲傷,有時反而要我們從悲傷裏尋找快樂,從中導入正向思維。千萬不要看到情歌有“快樂”二字便貿貿然對號入座,那你將無法參透當中真意,結果捉錯用神。也別以為歌名出現“快樂”就一定能感到快樂,往往它適得其反,最後落得歌入腦裏心中愁更愁。  快樂不快樂,通常都在聽者一念之間,它很多時候就視乎受眾的主觀意識----身處於失戀時或熱戀時,你往往會聽出不同況味。那麽在這個前提上,作曲人和填詞人都不再重要,因為你才是握有最後決定權的判官。 文 / 傑峰一號 樂評人和劇評人。著有休閑類音樂書《唱遊KPOP大世界》和《在KTV稱王稱後》以及人物訪談書《80後狠角色》共三本。

編輯 / KEFWHAT?! Team
4 月前

Shopping Car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