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row-right cart chevron-down chevron-left chevron-right chevron-up close menu minus play plus search share user email pinterest facebook instagram snapchat tumblr twitter vimeo youtube subscribe dogecoin dwolla forbrugsforeningen litecoin amazon_payments american_express bitcoin cirrus discover fancy interac jcb master paypal stripe visa diners_club dankort maestro trash

Book Club:西西《織巢》從日常裡找樂子

Book Club:西西《織巢》從日常裡找樂子

編輯 / KEFWHAT?! Team

4 月前


Book Club:西西《織巢》從日常裡找樂子

編輯 / KEFWHAT?! Team

4 月前


Book Club:西西《織巢》從日常裡找樂子

工作室窗外的電燈桿,每一年都有小鳥來做巢,鳥家族來的不定時,有時候看見橢圓的小小鳥巢在風中搖曳,總會擔心,這巢抵得住麽?牠們卻都能安居一陣,然後撤走。

最近閱讀西西的《織巢》,對號入座,才知道了織巢鳥的名字。這鳥家族怎麽會到南方來?還是牠們找到了度假好去處?鳥語無法溝通,不得而知。只是,工作沈悶的時候,看牠們一下午來來回回進進出出,也很療愈。

西西的《織巢》也很療愈。西西在許多年前寫過一本小說《候鳥》,《織巢》是《候鳥》的姐妹篇,都是西西自傳式的故事。

《候鳥》的主要敘事人是姐姐素素,《織巢》是妹妹妍妍的主觀鏡。

對於港臺兩地七八十歲的老人,這是一個共鳴度很高的故事。他們經歷政局動蕩,風雲變色,上世紀五六十年代,“走難“的中國人,落腳那裏,織巢那裏!

各有生離死別命運跌宕的章節,說不完的回憶。

妍妍的家有父母和姐姐,本來住在上海,後來輾轉來到香港落戶,日子過得不容易,爸爸的壯年,她來不及參與,她印象最深刻的是對姐姐咆哮的爸爸,全家以他的作息為日程的爸爸,還有那一天晚上,她和姐姐被叫去醫院,吐血後看著他咽下最後一口氣的爸爸。

爸爸去世後,家裏就只有女人。小說裏有四種字體,每一種字體是一個女人視角。主要是妍妍的,還有素素的,媽媽的,以及遠方的二姨的來信。

《織巢》的共鳴在於它的普通,普通家庭的普通故事,充滿著生命中重要的人事和物註定要失去的無奈。

常年生病的母親,在學校是班主任在家裏是默默扛起一頭家的姐姐,每天來洗衣做飯的幫傭阿彩,有大事才出現的姑姑們,都不是強大百毒不侵的人,但總如流水緩緩,高低轉折隨遇而安。

任何時候找一點樂子,生活就不難過。爸爸去世後,她們負擔不起房租,暫時替一家照相館主人看守店鋪,不營業的店無生氣,姐姐素素會花心思裝飾櫥窗,讓這家店常有新的風景。

後來終於有了自己的小家,電視冰箱浴缸一點點的增備,好一點再好一點的生活慢慢到來。柳暗花明總在生命的轉彎處,以為不能相見的親人,後來又因為改革開放,重新聯絡上,讓一直覺得自己有病的媽媽精神抖擻,變成接濟親人的中樞。妍妍中學畢業,當上護士,戀愛結婚,準備移民。教書寫作偶爾去旅行的姐姐頭發漸漸白了,看似平淡但又似滄海桑田的人生,在回憶裏余輝處處。

西西說《織巢》可以獨立成卷,不一定要先看《候鳥》。

是的,新的一年開始,我們也如織巢鳥搬新家,家是自己選的,裝潢也是自己選的,但總有許多未知的以後等著我們,人生每一個章節都能獨立成卷,今年每一個獨立個體的我們,會有怎麽樣的一個章節,且走且看,但願皆能撥雲見日,風光明媚。

文 / 少少

0 comments


留言

Please note, comments must be approved before they are published

Shopping Cart