arrow-right cart chevron-down chevron-left chevron-right chevron-up close menu minus play plus search share user email pinterest facebook instagram snapchat tumblr twitter vimeo youtube subscribe dogecoin dwolla forbrugsforeningen litecoin amazon_payments american_express bitcoin cirrus discover fancy interac jcb master paypal stripe visa diners_club dankort maestro trash

音樂

專訪:熊仔&豹子膽《夢.想.成.真》Q&A

專訪:熊仔&豹子膽《夢.想.成.真》Q&A


近年人氣狂竄的熊仔,推出了第二張個人專輯《夢.想.成.真》,用了極為複雜的手法,創造出了一位虛擬的嘻哈歌手「豹子膽」來進行他對「夢想&真實」的實驗與解釋。這張專輯乍聽充滿聲光效果與視覺張力,細看則有如在觀看一部克里斯多福諾蘭Christopher Nolan的電影般,寓意一層一層的堆節,除了是聽覺撞擊外,更在思想上也被震撼了一次。 Q. 熊仔……或者該說BOWZ你好,首先想請你再次介紹這張專輯《夢.想.成.真》。 A. 這是我第二張全創作專輯,跟第一張不一樣,上次是收了很多舊歌,把概念填滿,這次是空白的畫布,我有完全的自由。專輯的每一首歌都是為這張專輯存在的。沒有收舊歌,我希望這張專輯能給人音樂劇的感覺,持續感,你可以跟著歌裡的主角:豹子膽,體驗他從崛起到衰敗的故事。 豹子膽不只存在於專輯的歌曲裡面,我們也透過虛實互動,用社群、用網路,來做一個「連載」的專輯。每三個禮拜會出一首新歌,讓大家有追劇感。大家的留言也會影響我們畫出來的連載內容。 很諷刺的是,因為這張專輯就是在講「真實到底是什麼?」但是當大家的互動越來越多,大家就越把豹子膽當真實的人。甚至有人替他擁護說“「熊仔,你不要再消費豹子膽」什麼的。當最後豹子膽毀掉的時候……也不是毀掉,我只是把大家一開始都知道,但是在中途忘記的東西重新告訴大家的時候……大家的反應竟然會如此劇烈,我覺得這是個很有趣的實驗。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有趣,我沒想到那麼多人虛實混淆。 剛開始創立豹子膽的時候,還有很多那種……節目來私訊豹子膽粉專說可不可以請你上節目,還有唱片公司來談合約,但講完一兩個禮拜後,可能看完報導就又回來說:「還是你是熊仔?」很好笑。 我剛創這個計畫的時候,也沒很明確的跟大家說這是我做的,這更增加了豹子膽的實驗感,我記得我剛創豹子膽IG的時候,追蹤者還只有30多,還是我不小心開起來的,後來發第一首歌變成5000多,再來一萬多,也是經歷了一個重新開始,像重新活過了一次。 View this post on Instagram 發新歌之後 已經有三間唱片公司打來罵我 「只要說一點真實的東西,全世界就嚇瘋了。」😏😏😏 #FOH #NinjasWithAttitude...

編輯 / KEFWHAT?! Team
3 日前
Hebe田馥甄 Zine Magazine畫報

越怪越愛,那些被標簽為“怪腔怪調”的女歌手


通常,中文歌手被形容為“怪腔怪調”,是指他們唱腔乖離一般公認的審美標準。即是說,他們唱得很“不華人”。這是一種貶義嗎?不盡然。易言之,其實是形容他們唱法“很獨特”或“很具國際感”。換另一個角度看,這也有褒揚成分。 中文樂壇上不乏許多被標簽為“怪腔怪調”的女歌手,脫離女子天團S.H.E、轉而單飛發展的Hebe,便是最早被貼上這個標簽的例子之一。舊粉之所以會反彈那麽大,主要因為她唱法明顯脫離S.H.E時期的甜美風格、造成聽眾一時難以消化所致。身為偶像團體成員,自是被許多規範制約,直到以“田馥甄”身份單飛才有機會回歸本位,這也是最真實的她,只不過要先兜了一個大圈子才能抵達終點(正確一點來說應該是原點)。 2010年單飛處女作《To Hebe》一問世迅即銷量告捷,可見這個全新“音樂人設”相當成功。不過來到第三張專輯《渺小》,她的唱腔開始有所“變化”,凸顯氣音和齒音的唱法被嫌造作,咬字風格被指越來越像偶像王菲,讓許多舊粉覺得“貨不對辦”,結果引發負評載道。她在2014年無緣入圍金曲獎“最佳國語華語女歌手”獎,轉而以嘉賓身份現場演唱歷屆得主代表作:黃鶯鶯的〈哭砂〉、梅艷芳的〈親密愛人〉和王菲的〈臉〉,“變本加厲”的發音引起網民爭議,成為一個挑起舌戰的爆發點。 其實,過往音樂會她也翻唱過Emiliana Torrini、Russian Red、Lykke Li、Mindy Gledhill......多位歐美另類女歌手的作品,在《To My Love慶功演唱會》重新演繹英國Indie-Rock組合Florence + the Machine的〈Girl With One Eye〉更是一枚轟炸聽覺的震撼彈,帶著咬牙切齒的暗黑怨氣,簡直是對她以往既定唱腔的“摧毀再重建”,從此奠定獨一無二的“田式唱腔”,還吸納大批新粉。田馥甄對外國歌手無止境的探索和觀摩,說明她聆樂的廣度遠遠超乎大家想象,無法輕易丈量,更非一個“小王菲”稱號就能隨便概括。這份海洋不辭百川的吸收力,其實相當驚人。 不過,她早前為奇幻愛情片《地球最後的夜晚》演繹宣傳曲〈墨綠的夜〉,娓娓流轉的聲線聽來如此溫柔婉約,不帶任何刻意斧鑿的痕跡,仿佛又回到早期輕輕柔柔唱著〈My Love〉或〈你還是要幸福〉的田馥甄,就像一種反璞歸真。 台灣樂壇另外一名“文青歌手”白安,甫出道就面對無數批評聲浪,全因她"不中不西"的咬字方式。白安可說“成也咬字,敗也咬字”,即使發音被指裝腔作勢,不過她在成名曲《是什麽讓我遇見這樣的你》將“懷疑自己”唱成“畫一只雞”,獨特發音也成功引起關註,造成討論度爆表,成為當年的話題新人。說她像孫燕姿尚好,其實憑一曲〈Thank...

編輯 / KEFWHAT?! Team
2 月前
2018韓國男團成績回顧

2018韓國男團成績回顧


回顧2018年,K-pop圈還是一片熱鬧,天團BigBang四位成員都暫時退下火線,努力地服兵役,可K-pop男團的魅力又怎能小看!

編輯 / KEFWHAT?! Team
4 月前

Shopping Cart